推广 热搜: 命运 

好干部周敦颐:被领导误解了怎么办?

   日期:2017-07-04     浏览:3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嘉祐元年(1056),周敦颐改任合州判官,从此离开县级行政单位,进入州一级政府机关。合州是小州,不专门设通判,而以判官代通判
 嘉祐元年(1056),周敦颐改任合州判官,从此离开县级行政单位,进入州一级政府机关。合州是小州,不专门设通判,而以判官代通判。通判是朝廷派到地方州郡的代表,虽然级别只相当于副州长,可是州郡长官的行政命令,必须有通判的联名签署,然后才可以向下颁布施行,这是宋代的规矩,宋朝建立之初,朝廷就已经作过明文规定。

周敦颐

周敦颐在合州一干又是四年,期间有人向转运使赵抃进谗,说周敦颐这个人很坏,沽名钓誉不说,还背地里将功劳揽于自己名下,他在各州、县这么多年,一直都是这样。当时合州归潼川府路管辖,通判是朝廷直接派到地方州郡的辅助和督办官员,周敦颐虽然以朝廷命官身份通判合州,但是赵抃是以转运使身份主持全潼川府路的财赋等,包括对官员的督查和审核之类。职位约略相当于一路安抚使(有时也称制置使,或称安抚制置使、安抚制置大使)的副手(副省长),但也是朝廷派到地方监督并帮管一路之政的,地位十分显要。算起来,赵抃刚好是周敦颐的顶头上司。

赵抃后来被称为“铁面御史”,特别严谨。其人一向严分君子、小人,爱惜君子,痛恨小人。君子有过失,他尽量保护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以不影响人家的发展前途。但是对待小人的做法,可就大不一样了。小人就是没犯错,他也一定冷眼相对,要是真有过失被他抓住,不用问,那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了。赵抃这次听信谗言,将周敦颐归入心中的“小人之类”,所以每次见到周敦颐,表情都异常严厉,从来没给周敦颐好脸看过。周敦颐清醒的感到了赵抃的态度,一切按公事规矩办,除了处理公务,既不主动巴结,以缓和关系;又不故意辩解,以改变看法。与赵抃之间,除了公事之外,没有另外的私人联系。

周敦颐能够泰然面对上司的鄙视,所表现出的为人处事的态度,很容易让人想到孔子的话语:“人不知,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!”人家不了解自己,自己也并不怨恨或者沮丧,这不也是真正的君子的心态和做法嘛!周敦颐既不追究谁告了自己的黑状,主动与上司辩解,也没有找寻机会与赵抃亲近,以缓和上下级之间的关系,更没有产生巴结上司以图升迁的想法,只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照常处理正常的公务。周敦颐的这类真君子的做法,想来就是黄庭坚赞誉他“胸襟洒落,如光风霁月”的部分内容。

周敦颐这次在合州期间,家庭出现了不小的变故,前妻陆氏病逝了。嘉祐四年(1059),太常丞蒲宗孟从合州经过,与周敦颐交谈三日,既投缘又深感周敦颐的崇高正大,旷达潇洒。心里想着: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种了不得的人,而我的妹妹就想嫁给这种人,于是就在第二年,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周敦颐。虽然没有得到顶头上司的青睐,却因此得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伴侣。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?人生的遭遇,真是诡谲难测。

本文作者王立新教授在周敦颐故居留影

不是冤家不聚头

到了嘉祐六年,周敦颐就又得到了一个国子博士的京官头衔。接着,就奉旨出任虔州通判。

周敦颐这回是真通判,不再是以签署判官执行通判的公务了。而且虔州也比合州的等级高一些,这个虔州就是今天的江西赣州,在当时是大州,管辖赣州、兴国、于都、瑞金等十个县。

前面我们已经说到,通判的权利相当于副州长,整个一州的所有事务,守令都必须和通判共同签署,才能向下颁布施行。同时对全州的官员的贤能与否,称职与否,是否可以升迁或者留任以及罢免,都有权直接向朝廷提出报告,朝廷会在相应的时期内做出必要的反应。所以,通判的地位很重要。

但是不顺畅的事情发生了,那位铁面御史,就是听信谗言误将周敦颐认定为小人的赵抃,刚好正在虔州做知州。这可真是狭路相逢,本来坐不到一条板凳上的两个人,老天却偏偏安排他们一定要坐在一条板凳上。人生中的很多无奈,真是让人啼笑皆非。

周敦颐如何跟他配合工作,这确实是个很大的难题。史书没有提供任何细致的过程性说明文字,只交代了结果。就是赵抃通过跟周敦颐的朝夕相处,完全彻底地改变了对周敦颐的看法,他不无自愧又非常惋惜的对周敦颐说:“几失君矣,今日乃知周茂叔也。”说我差点因为听信别人的说法,失去了跟您这样一位真君子进一步深交的机会,现在我才知道,真正的周茂叔到底是个怎样的人。言下之意就是说:您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君子呀!过去我听信谗言,误会您了。

赵抃跟周敦颐在虔州时期交往密切,保存下来的周敦颐与赵抃的赠答诗,仅次于与蒲宗孟的唱和诗,有8首之多。后来赵抃调回朝廷任御使,周敦颐代行虔州州长的职任。临行前两人依依不舍,“公暇频陪尘外游,朝天仍得送行舟”,周敦颐的这句诗道出了他和赵抃在虔州时,经常乘着公事完成的空闲时间外出旅游观景,两人关系之密切,也可以由此看出一斑。周敦颐在这首诗里,还为赵抃的高升而祝贺,同时觉得自己能够为赵抃送行而感到心情愉快。赵抃回诗酬谢称:“顾我入趋朝阙去,烦君出饯赣江头。更逢萧寺千山好,不惜兰舟一日留。”从这样的诗章里,完全可以看出赵抃和周敦颐的感情之深,已经到了难舍难分的境地。
 

就在知虔州期间,周敦颐因为与朋友们游玩,应邀做了一篇不到120字的散文,就是名传后世的《爱莲说》,这是宋仁宗嘉祐八年,也就是1063年的事情。当时只是顺兴而写,孰料成为千古名篇,世代传诵。这篇散文,为他在后世赢得了崇高的声誉,尽管这个成就并没有他的思想成就更高,但这个成就确实给他带来了比他的思想成就更加久远的影响和名声。

周敦颐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人的赏识,真是太幸运了,得到这样一位朋友,也是太值得,太难得了。因为他和赵抃,其实是同一种类型的人,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而已。他们都把官员和士大夫的个人职业操守和人生操守看得很重,同时也把朝廷的声誉看得很重。这也是绝大多数宋代知识分子的共同人格特征。

*本文系王立新教授《好干部周敦颐的行政事迹》一文第二部分,凤凰国学经授权发布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。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国学文化
0相关评论

学佛33天微信公众号
微信公众号
扫一扫即可识别关注,功德无量!

推荐图文
推荐国学文化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
学佛33天网-以弘扬佛法为己任,也是学佛者的首选网站!
学佛33天的文章除注明本站原创外,其余均采集自互联网,若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第一时间删除。
微信公众号:xuefo33  联系QQ:148926  本站QQ交流群: 1909793